只抽软中华的"霸道"书记:住别墅、打麻将、

时间:2019-07-11

  王文举是牡丹江市所辖宁安市东京城镇一小区副总经理,跟程鹏打了快十年交道。与往日高高在上的形象相比,此时的程鹏神情萎靡,“一点精神头都没有。”在洗浴中心,程鹏说要请王文举一起吃饭。“这是近十年来,程鹏第一次主动提出请人吃饭。”王文举说。

  三个月后,2019年4月17日,王文举看新闻才知道,牡丹江市政府原副秘书长程鹏已于2月26日失联。当地官方通报,程鹏已被牡丹江市纪委监委立案审查调查,涉嫌严重违纪和受贿犯罪。4月16日,牡丹江市委反腐败协调小组、牡丹江市公安局联合发布追逃公告,悬赏追捕程鹏。

  5月5日,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布消息称,纪检监察机关与公安机关紧密配合,对程鹏进行追捕,并最终将潜逃多地的程鹏抓捕归案。

 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,在就任牡丹江市政府副秘书长前,程鹏当了7年宁安市委书记,其行事风格以“霸道”著称,插手建筑工程,所涉违纪违法行为多是在此任上发生。

  5月17日,牡丹江市公安局工作人员表示,程鹏被抓捕后已移交市纪委。牡丹江市纪委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程鹏案是牡丹江市“一号案件”,案情极其复杂重大,目前办案人员正在全力侦办当中,涉及相关案情暂不便透露。

  今年54岁的程鹏是辽宁黑山县人,1988年从牡丹江医学院毕业后,在鸡西对外经贸局任秘书,后到牡丹江对外经贸局工作。在此的10年间历任秘书、办公室副主任、综合指导科科长、办公室主任、副局长等职。1998年,33岁的程鹏任东宁县副县长,两年后调任牡丹江市外贸局局长、此后先后担任牡丹江市商务局局长、牡丹江东安区委书记等职。

  2010年6月,程鹏从牡丹江东安区委书记调任宁安市委书记,并在此任上一干就是7年。

  宁安政府机关干部马占超(化名)记得,在一次全市干部大会上,会前宣布会议纪律,要求手机静音或关机,不允许在会场内抽烟,“正开着会呢,程鹏突然点上一根烟,边抽边说,你们不能抽烟,我可以抽烟。开着会他的手机响了,当面就接电话。”台下的官员面面相觑。

  宁安市一位政协委员告诉新京报记者,程鹏刚到宁安的第一年,宁安市“两会”期间,市政协会议无故推迟了一个半小时,“理由是,程鹏中午喝酒喝多了马会开奖,大家都得等他。”

  一位宁安机关现职干部告诉记者,在宁安的7年时间,程鹏提出“一江居中,两岸同兴,人在城中,城在山中”的发展理念,“具体的操作就是大量栽树,把山上的樟子松移栽到城里,都是六七米高的大树,根本挪不活,给树打点滴,一棵树成本合一万多,项目实施了6年,年年挪树年年死。”

  这种霸道作风甚至体现在酒桌上。“他抽烟只抽软中华,喝酒喜欢喝30年的二锅头,在酒桌上,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,不管你会不会喝酒,给你倒上一杯酒就得干。”马占超说。

  程鹏上任主推了宁安医疗卫生中心项目,后来该项目在投入大量资金后烂尾,引起巨大争议。

  牡丹江日报《宁安专刊》报道,2011年12月2日,市委书记程鹏在宁安市第五次党代会上,全面构建宁安迅速崛起的整体框架,周密部署2012年重点工作任务,其中包括,“整合卫生资源,提升乡镇卫生院设施水平,构建医疗卫生项目数据库,重点实施市中医院、人民医院等医疗卫生机构合并建设医疗卫生中心项目。”

  2019年5月12日,新京报记者在该医疗卫生中心施工现场看到,三层尚未完工的混凝土框架钢筋裸露,周围杂草丛生。该项目在牡丹江南岸,距离牡丹江不足50米远。

  施工现场张贴的简介显示,宁安医疗卫生中心项目占地面积81万平方米,工期为2013年12月完工。

  宁安2013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显示,2012年“启动了投资3.5亿元的医疗卫生中心项目”。但在2013年,这一项目却突然烂尾至今长达6年。

  宁安市政府一名退休干部告诉新京报记者,宁安城以牡丹江为界划为江南和江北,地势上北高南低,江南地势低洼,处在岸堤之下,“1998年牡丹江发洪灾,南侧岸堤险些被炸掉泄洪,理论上这个医疗卫生中心就位于泄洪区内。”

  除此之外,2012年位于宁安火车站的革命烈士纪念碑被拆除也引起了不小争议,并引发众多退休老干部和老同志的不满。

  公开资料显示,宁安是东北的革命老区,1932年抗日联军、义勇军在宁安地区抗击日军,1946年张闻天指挥宁安沙兰镇剿匪作战。为纪念在宁安牺牲的烈士,1962年9月18日,当地政府修建革命烈士纪念碑。

  宁安市政府官方网站介绍,碑身正面“革命烈士纪念碑”由黑龙江省委原副书记、省长李范五题词,背面“英雄血染河山壮”由原副省长李延禄题词,碑文全面介绍了在抗日战争、解放战争、剿匪战争、抗美援朝战争中英勇牺牲的烈士英雄事迹。此碑于2000年初第二次修缮。

  “宁安的老人对烈士碑有很深的感情。”上述退休老同志说,在烈士碑拆除之前,坊间已流传要拆碑,所以很多退休老干部老同志都去护碑,但大家白天去护碑,烈士碑却于深夜被偷偷拆除,十多米高的石碑不知所踪。

  5月16日,新京报记者在火车站站前广场看到,烈士碑原址上栽种了两株松树,并安装了景观灯。

  拆碑一年后,当地人仍在网上发文追问,“拆除的时间很神秘,方式很隐秘,这座承载着宁安市44万人民光荣与梦想,已成为宁安近代标志性景点的纪念碑,就这样以如此不可思议的诡异方式消失了。”上一页1


友情链接:
Copyright 2018-2021 主页 版权所有,未经授权,禁止转载。